爱尚小说网 > 快穿谁家男配裙子越来越短啊小说大结局 > 第215章 鬼王的替嫁新“娘”45

第215章 鬼王的替嫁新“娘”45

爱尚小说网 www.023us.com,最快更新快穿谁家男配裙子越来越短啊小说大结局 !

    “娘子~”

    萧凌一睁开眼,便对上了一张极其熟悉的妖孽俊脸。

    寒渊噙着笑,一手撑着头,侧躺在萧凌身侧欣赏着他刚刚转醒还有些茫然失魂的表情。

    萧凌刚从幻境中脱离,现在确实还有些不太清醒,不过看到某只没脸没皮的鬼将脸越凑越近,便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带着在“幻境”中受过的气,萧凌一巴掌按在寒渊脸上,坐起身将他推开,唇角轻勾:

    “是娘亲~”

    寒渊:“......”

    鬼王大人将萧凌的手从脸上撕下,握在手心,表情难得有些窘迫难堪:“阿凌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孩蠢笨,认知不全,说的话做不得真的。”寒渊极力解释,试图挽回自己高大的形象,好像骂的那个“小孩”不是他似的。

    他的儿时竟是那般,真真丢鬼!

    他好好的娘子,怎地就变成娘亲了呢......

    “哼~”萧凌冷哼一声,对他依旧没什么好脸色,毕竟被突然变小的对象抱着一口一个娘亲的时候,他也是很窘迫的!

    不过......想到在“幻境”中看到的故事,萧凌又赶紧正色道:“你恢复记忆了?”

    提及记忆,寒渊脸上的笑意立刻收了干净,垂下头似乎有些不喜:“不算全部,一小部分吧。”

    看他此番神情,萧凌也跟着心脏一紧,有些抽疼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问也知道,寒渊的记忆必是全然黑暗,无一丝光亮和欢乐的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或许自他还未诞生之时便注定了。

    人鬼之子,世间难容,生来便会遭劫难。

    于他人,也于自身。

    但是就与那个被困在界中的阴胎思思一样,他们原本是因为“爱”才会诞生的,而且他们自己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过错,最后却成了恶难。

    寒渊抬头,看到萧凌脸上明显的心疼,安抚的冲他笑了笑,将他的另一只也牵过来握在手心,红线在指间交缠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记起来的也不比你看到的多,阿凌有什么疑问便问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现在的萧凌为何会出现在他过去的记忆中,但这或许就是他们命中注定的缘分吧。

    他是他那浓黑的过去中,唯一的光和温暖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凌点了点头,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出了口,“你出生之时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当时寒渊即将诞生时,他的意识被黑气侵蚀,又被脱离幻境的力量拉扯,实在太混乱了,对话都很难听清。

    而在他诞生之后,更是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踢出了幻境。如果这个幻境是一段连贯的过去时段的话,寒渊应该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寒渊自己也是困扰的摇了摇头:“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怎么会记事?”

    不过说完,他又有些自嘲的嗤笑一声:“不过,我倒也不算是什么正常的婴儿,呵,人鬼之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是不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,但是好像隐约能感觉到......一些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情绪?”萧凌疑惑,难道寒渊所看到的视角与他不同?

    “嗯,悲伤、怨怒、不忍、坚定......还有很多,来自四面八方糅杂在一起,分不太清,也懒得分。”

    寒渊语气轻巧,好像说的不是自己:“其实不用看也猜的出来,无非就是什么阴胎诞世,世间难容。

    那对夫妻自以为护得住,没想到最后还是天命难挡,出了岔子,最后为了不让那刚出生的阴胎作乱,就把他关在了寒潭之中,任其自生自灭呗。”

    这么听来,寒渊与那女婴思思的命运相似,却又不同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并不如将军与女鬼阿渔一般,一个毫不知情,一个不顾世间。

    寒渊的父亲身份虽不知,但应该也是个有能力之人;而他的母亲,更是十分特殊的“鬼神”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也许确实是可以避免灾祸的,只是,或许正如寒渊所说,天命难挡。

    而将他关在寒潭自生自灭,除了压制,也是一种保护吧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保护,对一个本就没有过错的孩子来说,太残忍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完成任务,他还是要弄清楚寒渊的身世和后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在你的记忆中,是否有提及过你父亲的名字和身份?”

    “父亲......”寒渊皱了皱眉,似乎对这个称呼,或者说这个称呼所对应的人有些厌恶,“那女子唤他玄哥,另外的......似乎是有人叫过他......莫什么主?”

    “他姓莫?”萧凌对这个敏感的很,“所以,你的名字应该是......莫寒?”

    在念到这个名字时,他的语气都带上了一丝怀念和温柔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寒渊便是莫寒,但是如今名字也对上,便好像恍惚之间,两世重合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哼,他不过是那副肉胎的生父罢了,我如今只是一只孤魂野鬼,缘何要冠他的姓氏?”

    寒渊没有发现萧凌的异样,只能本能的排斥着和那所谓父亲的联系。

    像个可怜巴巴发脾气的小朋友,萧凌觉着有些好笑,又有些心疼,只能温声哄道:“好了,是我说错话,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,我倒是觉着寒渊这个名字非常不错,更好听~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寒渊看了一眼跟哄孩子似的萧凌,瞬间泄气,面上露了笑:“呵呵~阿凌这莫不是拿我当小孩儿哄呢?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那该怎么哄呢......”萧凌突然坏心眼儿的勾了勾唇,起身凑到寒渊面前。

    盯着那越来越近的白皙容颜,鬼王大人方才的怨气散了个一干二净,矜持的咽了咽口水,静静等待着那红唇的“抚慰”。

    然而,那红唇停留在他面前几分,却是突然上移,随后,视线撞在了衣衫交叠的领口。

    萧凌一把将寒渊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,一边用手轻轻抚弄,一边微笑着道:“看来还是得这样哄啊~是吧,娘亲的乖儿子?”

    寒渊变小的时候可没少干这事,如今逮着机会可不得再揶揄他一下。

    乖“儿子”寒渊:“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