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小说网 > 四合院:张弛有度 > 第37章 聋老太太和一大爷的分歧

第37章 聋老太太和一大爷的分歧

爱尚小说网 www.023us.com,最快更新四合院:张弛有度 !

    “唉,傻柱唉!”闫埠贵说着叹了口气

    张弛一看立马说着:“我说老闫,你看的出来为啥不拦着点呢?”

    闫埠贵看了张弛一眼说:“你怎么不拦呢?”说完就转身回屋了。

    “害,这个闫老抠。”张弛说着也就回了家。

    没多久,易中海也回了院子,一进屋就看着一大妈在盯着自己,不由得纳闷的问着;“你今儿这是咋了,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一大妈苦着脸说:

    “老易,昨儿晚上老太太拉了一床,我洗到了下午,依着我说,老太太都这么大年龄了,要是下次还是这样咋办啊?

    老易想了想,摇着头说:

    “不能够吧,我看老太太身体挺好的,也能吃能睡得,应该不至于吧?”说到这里,易中海又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急忙说:

    “是不是张弛的饭菜有问题?昨儿晚上老太太可是在他家吃的,反了天了,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一大妈看着盛怒的易中海,忙说道:

    “嗨,不是饭菜的问题,老太太说张弛和她一起吃的,我看张弛今天没问题,说来也奇怪,老太太说他半夜突然不能动弹了,然后就开始拉肚子,一直到今儿早上,我去的时候还不能动,睡了一觉,下午才好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易中海也坐到了桌前,想了一会儿说:

    “你说有没有可能,是老太太不满意我们让傻柱接济贾家,在这儿折腾我们呢?”

    一大妈也回想了一下,一想到早上进去闻到的味道,立刻也就是确定的说着:

    “应该不可能吧,今儿早上,我进老太太的屋子,里面那个味儿,都能熏死牛,老太太就穿着衣服,身上,床上全都是,去的时候,老太太还动了动脚,给我恶心的,当时就吐了,依着我看,老太太再疼傻柱,也不能这么作贱自己吧,这可是一辈子的名声啊。”

    易中海听着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也是心疼的看着一大妈说: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都是,苦了你啊,得这么伺候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一大妈听见易中海这么说,也是红了眼,说:

    “还是得怨我啊,没给你传个一儿半女的,要不然你也不用这么算计,我也不用照料这么些人。”

    易中海低了低头,看着一大妈说:

    “明儿东旭就回来了,你大概照应下就行了,没事多过去看看,少动手,不能给贾张氏顺着就爬上来了,老太太不管她是真的也好,装的也好,再有下次,你就喊上二大妈,三大妈一起,要是他们不去,我晚上回来开会给你撑腰,我们也不用给老太太留面子了,再怎么说,他也只认了傻柱当孙子,我大不了不要照顾老太太这名声了。”

    一大妈也是点点头,看着易中海狠着声音说: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要我说,老太太这么的可不行,傻柱现在一门心思的铺在贾家身上,得让老太太知道他得靠着谁养老。”

    易中海听了之后也是点点头,说:

    “以后别一日三餐都送了,也让她自己动动手,还没到不能做饭的年纪,而且是五保户,粮本也没给我们,别人也不能说什么,这两年我们照顾着,还和我们玩聊斋。”

    一大妈听完也是点点头说:“那我去做饭了,今儿晚上就不给她送了。”

    聋老太太等到大院里人都吃完了也没有看见一大妈送饭,知道自己的小任性估计是被易中海看清了,才苦着脸来到了傻柱门前,敲起了门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太太,就今儿一晚上没过去看你,你就来找我啦?傻柱打开门还是大大咧咧的说着。

    聋老太太挤进去,笑眯眯的看着傻柱说:“我的傻柱子哎,你这儿还有没有晚饭啊?”

    傻柱一脸诧异的看着老太太说:

    “一大妈不是每天都给你送饭吗?嘿,我去找一大爷去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着拉着傻柱说:“今儿我想吃傻柱子你做的菜。”

    傻柱摸了摸脑袋说:“害,今儿带回来的菜都拿给秦姐他们家了,现在家里也没菜,就一点花生米和咸菜,老太太你看成不?”

    聋老太太也是点着头说:“傻柱子做的都好,那我就在这儿等着了啊。”

    聋老太太说着就坐到了桌前,放下了拐杖,笑眯眯的看着傻柱。

    傻柱也赶紧进了厨房,没多久就端出来一盘花生米,一碟咸菜和几个窝窝头,老太太只能啃着窝窝头说:“傻柱子,明儿有空陪着老太太我去买点粮食不?”

    “我说老太太,现在一大妈照顾的你不是挺好的吗?怎么自己要开火了?”

    聋老太太摆着手说:“害,我这不是准备自己做点吗?你也不用问一大爷他们,我已经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傻柱看着老太太犹豫的说着:“可是,我答应秦姐了,明天下班回来得去医院,把东旭哥接回来,要不后天吧。”

    看了傻柱一眼,聋老太太知道自己是劝不回来了,只能说:“好吧,那后天陪老太太我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听着傻柱的话,聋老太太愈发觉得嘴里的窝窝头发硬了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“我说老闫,东旭哥还没回来吧?“

    闫埠贵看着一脸期待的张弛,有些纳闷,还是说着: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吧,我没看见,估计也快了,不是我说,你这么想看见东旭吗?”

    “嗨,不是好久没和他打招呼了吗?有点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和他打招呼还得去贾家家里。”

    老闫看了看张弛又接着说:“弛子,今儿王主任来院子了,我拉着问了才知道,好像是后院要来一个住户,说是轧钢厂又来了一个大厨,咱们院这下可是三个大厨了。”

    张弛想了一下,估摸着应该就是胡方了,笑着说:

    “分哪间屋了?啥时候搬进来?”

    “嗨,王主任没说,我估摸着是后院,人应该是快搬来了,再这么下去,院子里的厢房怕是快没有了,只有倒座房了分给我们家解成了。”

    张弛看着闫埠贵惆怅的样子,好像后面闫解成确实分的是倒座房,也就没有继续破坏老闫惆怅的心情了,想着不如让他多惆怅一阵。

    在门口聊了没多久,就看见傻柱拉着一个板车,上面躺着贾东旭,秦淮茹和易中海在后面跟着,闫埠贵和张弛也是连忙出了院子,把大门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傻柱看见张弛还是一副瞧不起的样子,走到门口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傻柱还在想着怎么把板车拉到里面的样子,张弛忍不住说:

    “要不柱子哥,我帮你搭把手,你把东旭哥背进去吧?这板车不好进去。”

    易中海也是在一边点着头,东旭听到张弛说话之后也把头扭过来。看着张弛和气的笑了笑,不过因为伤了元气,都快瘦脱像了,看起来有几分阴森,张弛也回来一个笑容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傻柱却回头看着张弛说:“我能要你帮?”

    就自己来到了贾东旭身边,背对着,贾东旭也坐了起来,趴在了傻柱背上,秦淮茹和易中海在两边搀扶着,看到这一幕,张弛似乎是看到了傻柱的未来,忍不住摇了摇头,和闫埠贵跟了上去,进了贾家。